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中国对地理标志保护的协议义务与展望

  中国和美国,作为世界上两个GDP过10万亿美元以上的最重要的经济体,终于在2020年1月15日达成了第一阶段的《中美经济贸易协议》(以下简称“中美协议”),从而缓解了世界经济发展的阴霾,提振了市场投资者信心。中美协议的第一章聚焦于“知识产权”,既表明该议题在这次中美经贸谈判中的重要地位,又表明两国都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并能够在不断拓宽和加深双方的共同利益下进行合作。
  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中美协议将其进一步细分为(1)对商业秘密的保护、(2)制药的专利链接问题、(3)对地理标志的保护、(4)对商标恶意抢注的处理、以及(5)对仿冒产品的执法维权等五个环节。其中,对地理标志的保护内容是尤其令人感兴趣的方面之一。并且,由于相关内容在今后国际地理标志保护规则的协调中可能引发争议而格外引起关注。
  根据中美协议,双方应确保地理标志的保护实现完全透明和程序公平。具体而言,要做到:1)保护通用名称;2)尊重在先的商标权;3)明确允许提出异议和撤销的程序;4)为依赖商标或使用通用名称的对方出口产品提供公平的市场准入。
  关于保护通用名称,其中最重要的是涉及对通用名称的认定。2017年,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0条规定:通用名称的认定原则上以全国范围内相关公众的通常认识为标准,特定情况下以相关市场内的通用称谓为标准。但是,中美协议中对于通用名称的认定规则显然比上述规定更加细化且严苛。特别是强调在确定某一名称在中国是否为通用名称,考虑的因素还应包括 “有关货物是否从申请书或请求书中所表明地域之外的地方大量进口至中国,且不会以在货物原产地方面误导公众的方式进行,以及这些进口货物是否以该名称命名”。显然,美方希望在确定通用名称时能够依赖一些客观性的标准。但值得探讨的是,上述客观性标准从第三方视角观察是否具有正当性和合理性,从而能够真正成为广泛接受的普适标准。
  关于尊重在先的商标权,需要说明的是,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9年11月27日对《国外地理标志产品保护办法》做出修改。新办法第五条规定了地理标志产品在华保护的客体,额外增加了不得与“其他在先权利相冲突”的规定。其中所谓的“其他在先权利”自然包括商标权。这意味着对于在国外新获得保护的地理标志,如果其权利人谋求在中国获得延伸保护,将会经历比之前更为严格的审查,自然获权的困难将会随之增大。
  关于对申请注册的地理标志的异议和撤销程序,在上述《国外地理标志产品保护办法》第12条至第16条,第33条至第35条分别规定了提出针对地理标志提出异议和撤销的程序,因此在形式上已经符合了《中美协议》的要求。并且,《国外地理标志产品保护办法》第16条还明确规定,对地理标志的异议裁决不服可以申请复审。但值得注意的是,该复审决定为终审决定,即异议和复审的审查程序均设置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并不必接受司法审查,从而加快了对申请注册的地理标志进行行政审查的效率和权威性。
  关于公平的市场准入,美方在意的是中国和其他国际地区签订的有关地理标志保护的协议对其可能的负面影响。更直接地说,是2019年11月4日达成的“中欧地理标志合作与保护协定“(下称中欧协定),不应妨碍使用商标和通用名称的美国货物和服务进入中国市场。根据已公布的中欧协定文本,该协定仅包含14条内容,但实际上对地理标志还是设定了相当高水平的保护要求和规则。并且在声明的附录中明确纳入双方各275种产品(其中的175种自项该协定生效4年后,中欧双方将按计划予以新增)具有各自地区特色的需要彼此保护的地理标志产品。中美协议中规定,请求地理标志保护的复合名称中部分组成如是通用名称则不得保护。中欧协定中所列明的地理标志产品尽管符合《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对地理标志的定义,但未必符合中美协议中的该项要求。例如:希腊享誉国外的最有名的奶制品和标志性美食Feta。根据中欧协定规定,在过渡期(协定生效后八年)满以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将不得继续使用“Feta”一词作为通用名称指称奶酪。因此,上述协议和协定中所分别承担义务的内容,是否在实践中会产生冲突,如何进行具体操作,还有待进一步观察和澄清。
  中国自1985年3月加入《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后,就开始保护国内外的地理标志,例如第一件向中国申请注册保护成功的地理标志产品是来自于美国的佛罗里达柑橘。正如中美协议前言所述,“中国正从重要知识产权消费国转变为重要知识产权生产国”。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历史悠久且地域辽阔、地貌及气候复杂的国家而言,并不缺乏符合要求的地理标志产品。
  在中国,地理标志产品保护作为专门保护制度由原国家质检总局负责,地理标志商标则由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负责,均分别存续且独立运行近二十年。应该说,两种模式的保护理念还是有明显的差别。地理标志产品保护强调产品质量、特征与产地条件的客观因果联系,商标保护则倾向于对标记之地域性声誉的保护。两种保护模式相互配合相互补充。在中国最近一次政府机构改革中,地理标志产品及地理标志商标保护的职权统一具体归口到国家知识产权局进行管理,从而为实现地理标志的整合性保护提供了前提。据官方的统计,截至2019年底在中国已累计批准地理标志产品2385个,注册地理标志商标5324件。当然,其中绝大多数地理标志产品或地理标志商标都由中国权利人拥有。
  数量本身就是一种质量,这一方面意味着地理标志能够给中国的市场经济主体带来的实际或潜在的商业利益,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中国能够在地理标志保护这一敏感且重要知识产权保护议题上成为与欧洲和美国同样重要,但更为独立的一支平衡力量。中国政府在多个场合已经誓言继续致力于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自由贸易体制,共同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推动经济全球化向前发展。因此,对于地理标志的不恰当保护如果限制了竞争并导致更多的贸易壁垒并不符合中国自身利益。为了避免陷入被中美和中欧双边协议所分别束缚的左右为难境地,中国也需要从维护全球自由贸易规则的大格局考虑,采取更为主动和积极的行动。对地理标志的保护,特别是对于地理标志的合理保护范围提出自己折衷的但确实有助于弥合分歧的主张。在世界市场范围内,以更理性、务实、智慧的态度和方式看待消费者的真正需求和期待,持续推动形成能够为各方基本接受的对地理标志保护的更平衡合理的方案及准则。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
手机看大片